北京的傳說故事之北新橋

在北京東城,東直門和交道口中間,有一個十字路口,名字叫北新橋。
我坐公共汽車多次路過那裡,就沒有發現那裡有橋,騎車轉了一陣,也沒有在附近找到橋。
聽老人說,這裡原來是一條由北向南流水的河,河上有座東西向的漢白玉石橋,叫白石橋。因為它在北城,所以也叫北石橋,後來移河改道,橋被拆除了,空留下這麼一個地名。
這白石橋和北石橋,怎麼又改成北新橋了呢?這就要慢慢細說了。
◆ ◆ ◆ ◆
在這北石橋的旁邊,有一座岳王廟,香火極盛,天天有附近的百姓到這裡上香或玩耍,每逢初一十五,遠處的老百姓也來這裡上香禱告,祈禱忠良保佑百姓平安。
這岳王廟的大殿裡有一個土台,上面有四個塑像,正中朝門而坐的,是武穆王爺岳飛,兩旁站的是岳爺的長子岳雲,和義子張憲,就是被殘害在風波亭的那爺仨;背門而跪的,就是大奸臣秦檜。
有一夜,岳王爺帶著岳雲和張憲,應關羽的邀請,到朝陽門外的關帝廟赴宴,酒足飯飽,關王爺要與岳王爺下兩盤圍棋,岳王爺惦記著廟裡的秦檜,直勁地推辭,怎耐這岳雲、張憲也正想與關平、周倉多玩一會,一個勁地懇求,岳王只好留了下來,趁著月色與關老爺下起棋來。
棋逢對手,大戰猶酣,一局棋罷已是子時,岳王執意要走,關帝苦留不住,只好相約來日再飲再戰。
這岳王在關帝廟下棋時,走了一步昏著,心中十分懊悔,一路沉思,可一時又想不出什麼解法,回到廟裡仍在想著那局棋,低頭忽見下麵跪著的秦檜,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不免心中一悸,冥冥中覺得有些不妙,心想一定是在他們離開以後,這裡發生了什麼蹊蹺。而且此事對秦檜有利,對己不利,於是命岳雲、張憲速速打探。
◆ ◆ ◆ ◆
原來這岳王廟前有一枯井,井下是一海眼,裡面有一大鐵球壓住海水倒灌。那秦檜趁爺仨赴宴之機,偷偷鑽進海眼,順著龍王爺上天的路溜到了南天門,來到了淩宵殿拜見玉皇大帝。
那秦檜一見玉帝,立即磕頭如搗蒜,哀號如喪考妣,聲淚俱下地哭道:“玉帝呀!仁慈的玉帝!我只是一時糊塗,被那兀術所脅,受趙構支使,害了嶽飛,如今他老人家已經榮升武穆王,世代廟中享受供奉。有供奉岳王的地方,我就得前去下跪。可是玉帝啊,我害他只一生一世,卻要跪他千秋萬代,豈不冤枉?您老人家一向處事公平,至今已幾百年過去,我大罪已贖,懇請您老人家特許我投胎轉世,能不能讓我重新做人?”
玉帝見他哭得悲悲切切、淒淒慘慘,一時動了惻隱之心,說道:“准你投胎轉世……” 這秦檜一陣竊喜,連忙雙膝前移,伏地謝恩。
玉帝忽然打了個冷戰,渾身一抖,“哎呀不好,明日我在嶽飛和眾仙面前如何交代?” 可是話已出口又不好收回,沉吟一會,想出了個兩全之策,自己給自己打了個圓場,“嗯……朕念你幾百年的淒苦,准你先投胎到雞頭,讓千人咬,萬人嚼,以贖汝之餘罪,待你廟前那座石橋舊了,你就可以轉世為人了,去吧!”
玉帝心想,一座漢白玉石橋,要到破爛不堪成了舊橋,至少要千年以上,那時嶽飛的氣也消了,眾仙把這茬也忘了,他再轉世也就不會發生什麼糾紛了。
秦檜謝罷恩立即返回岳王廟,依舊背門而跪,想到投胎轉世有望,不免喜形於色,嘴角上翹,露出一絲奸笑。
◆ ◆ ◆ ◆
岳雲、張憲上天下地這麼一打聽,還真把這來龍去脈瞭解得一清二楚,急忙回來稟報父帥。
嶽飛聽罷心急如焚,氣惱非常,想道:這橋有新就會有舊,百年不舊,千年萬年總要舊,一旦這奸臣轉世,天下又要大亂,黎民又要生靈塗炭了。可玉帝是金口玉言,已經說出來的話就不能更改了。這便如何是好?一時沒了主意,大腦一片空白,眉頭緊鎖,滿面愁容。
天一亮,就有附近的百姓到岳王廟來上香,見岳王爺面帶愁容,忙問:“不知岳王爺因何愁眉不展?”那岳雲和張憲就把昨夜之事來龍去脈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上香的趕緊跑回家告知眾鄰居,一傳十,十百傳,大家就都聚到岳王廟前商量對策。這人多智廣,百人以上必出高人,大家七嘴八舌地說:“玉帝不是叫他先投胎到雞頭嗎?咱就專啃雞頭,嚼那秦檜;玉帝不是說這石橋舊了他才能轉世為人嗎?咱們從此就把橋改叫北新橋,不管橋舊成什麼樣,它在我們的心裡嘴裡永遠是新橋,玉帝永遠聽不到石橋舊了的消息,就永遠不准秦檜轉世為人。”
◆ ◆ ◆ ◆
大家一聽,這主意不錯,於是口耳相傳,讓北京人都知道。從此以後的北京人:
一是,飯館裡的雞頭不再丟棄,變成酒館裡便宜實惠的下酒菜,酒客們小心翼翼地剝開雞頭骨,剜出裡面的雞腦,在吃前一定要告訴大家“這就是秦檜,你看,這不是他跪在那裡的一付賤相嗎?”好多外地人不理解北京酒館裡的酒客,為什麼對啃雞頭那麼情有獨鍾?他們哪裡知道,那是在嚼秦檜哪!
二是,從此這裡就改名叫北新橋,即使是橋已經拆了,這座橋也叫北新橋,讓它永遠不舊永遠新。

誰知到了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北京興起了“紅衛兵”,把這北新橋改名叫“紅衛橋”、“東風橋”……這秦檜可就趁機偷偷地轉世了,而且還轉出了一大批,不信您看,現在搞貪污腐敗的,大多數都是六十年代出生的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