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巴勒岩繪群景區介紹

出富蘊縣城西行,汽車翻山越嶺70公里後,遠遠看見山腰上有一巨大的天然岩洞,仿佛在向遊人招手示意。
這就是聞名於世的唐巴勒岩繪群景區。據專家考證,唐巴勒岩繪畫群為新石器時代晚期或青銅器時代早期所作,歷經數千年的風吹日曬仍清晰可辨。岩畫群’氣勢磅?,畫面造型生動、古樸。一幅幅色彩豔麗的人畜圖案,宛若鑲嵌在石壁上的一個個音符,傳遞著遠古阿爾泰山牧人的情與愛,和著冬不拉的琴聲在山間回蕩……
走近嶙峋怪異的岩洞,攀岩爬至山頂,洞口正對著南方,洞內寬大開闊,有一片傾斜的坡地,可容數十人活動,可能是聚集部落居民從事宗教祭祀活動的地方。
洞窟內塗滿紅色彩繪,構圖之奇特,令人莫知所雲,似乎陷入一股神秘的氛圍中。與古代遊牧民生活相關聯的牛、馬、羊、狐狸等圖像栩栩如生,《放牧圖》、《狩措圖》、《舞鹿圖》、《馬戲圖》、《車輛圖》、《男女生殖器圖》等,線條粗獷、簡潔,散發著濃郁的生活氣息和宗教色彩。
細看岩繪岩畫中,還有許多無法破譯的文字。考古學家認為,岩繪畫群是母系氏族時代薩滿教集會朝拜之地,具有很高的觀賞價值和史學價值。
洞口右壁兩個赭紅色薩滿圖像說明,在遠古母系氏族社會時期就已經產生了薩滿教。人們對日月星辰、風雨雷電等自然現象無法解釋,認定天上是薩滿天神主宰著一切。洞窟中繪有兩個倒置的薩滿神像,以倒置來表示薩滿天神從天上俯視臣民。
正壁右下方,繪有一張弓,並搭有一支箭,這支箭一直延伸到天廷,中間有兩個圓圈,表示星空是天神所在的地方。當時的原始居民認為只有箭可以飛向天空,向薩滿天神傳達民意。
仰視洞窟左壁,有一組文字圖形。富蘊縣奇石協會會長趙翼光對岩畫研究了多年。他認為這可能是‘卻魯文’或‘蒙文’雛形。這組文字不是母系氏族時期繪寫的,因為在舊石器時代,還沒有出現甲骨文,它要比洞內主題岩繪晚幾千年。文字圖形也許是先民配合祭祀活動的文字咒語。
新疆博物館助理研究員張暉撰文說,此洞窟彩繪岩畫所反映的很可能是一起極為特殊的天體現象,或者說真實地記錄了一次罕見的天文事件,岩畫應為天體祟拜圖。
他認為,倒置的薩滿圖上方有幾個十分簡單的圓圈,薩滿圖的下方則是圖案清晰複雜且比例很大的各種同心圓,這說明了一種圓形的東西由天空到陸地,由遠至近越來越清晰,越來越寫實嗎?他通過查閱大量中外對比研究文獻,驚奇地發現:唐巴勒洞窟的同心圓圖案與國內外發表過的UFO報告中的“圓蓋形飛碟”的90度仰視圖基本吻合。國外有人將這類飛碟形象地描述為“寬邊帽”。
富蘊、青河、福海、哈巴河等阿爾泰山南麓等地,不明飛行物目擊報告相當多。很多不明飛行物的形狀及旋轉的姿態,和唐巴勒塔斯岩繪十分相似。據文字記錄,此類不明飛行物近幾十年來在富蘊等地時有發生,有部分目擊案例還向自治區有關部門作過文字報告。
多數岩畫研究者認為,古人往往把他們視為神奇災異的東西刻畫出來,然後對所刻圖形加以頂禮膜拜,以此來除災祛病。可以想像,空中一旦出現飛碟等特殊發光體,肯定會引起先民的驚恐,很自然地把它與天神聯繫起來,以為這是天神在發出某種警告或預示。
研究者看法不一。富蘊唐巴勒洞窟彩繪岩畫是否講述了一個來自天上的史前故事?岩畫是神秘天體天象崇拜圖,還是不明飛行物現象的真實記錄?那圖中的薩滿是否曾在洞中進行過祭祀天神、降神巫術、溝通天地、通天施法等活動?這些不解之謎留在心中揮之不去。
如果在深秋時節,在前往唐巴勒岩繪畫群景區的半途,有一紅葉溝,依山勢綿延十數裡。巨石崖上極目遠眺,驀然突現的紅葉溝,使你從唐巴勒那遠古生命掙扎的沉思中猛醒。夕陽在山時,紅葉溝愈發幽美,流連忘返難言遊者心態。
一群北山羊棲身于巨石疊加的岩洞間,有的危峰兀立,有的仰脖鳴叫悅耳動聽。古老的岩畫,殷紅的樹葉,奔走的北山羊,令人流連忘返。
如今,這裡已不是富蘊縣主要的旅遊景區,更是實現蒙庫鐵礦和科克塔勒鉛鋅礦所在地。每天拉運礦石的大型卡車,唱出的不再是那首遠古的牧歌。


參考資料: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