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介紹一下滕王李元嬰

李元嬰(生卒年不詳),祖籍隴西成紀(今甘肅秦安西北)。李元嬰在唐永徽中任洪州(今江西)都督兼刺史(唐時最高地方長官),並在臨江的“仙人舊址”上建閣為別居,因李元嬰曾封滕王,後人遂將此別居稱為“滕王閣”。 西元675年(上元二年)九月九日,王勃在滕王閣上吟頌的千古絕唱:“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詩中所言“帝子”,即是指創建滕王閣的李元嬰。從此,“滕王閣” 名揚千古,在江西的歷代史書中,亦將李元嬰視為南昌人。又因李元嬰在南昌創立了“滕派蝶畫”而享譽畫壇,故江西一直稱其為江西最早的著名畫家,李元嬰是唐高祖李淵第二十二子,唐太宗李世民的弟弟。貞觀十三年(西元639)後,任洪州(今江西南昌)都督(1)(據《舊唐書•太宗本記》:“貞觀十三年已亥丙申,封是弟元嬰為滕王”。)
永徽四年,(西元653)李元嬰“築閣于章江門、廣潤門之間,落成之日,詔封滕王,因名滕王閣”。(據《江西通志》,但該志所稱為“顯慶四年”。關於滕王閣的始建年代,歷來有三種說法:一為唐顯慶四年“滕王元嬰都督洪州時建”;二為唐貞觀十三年“閣成而滕王之封適至”;三為唐永徽四年“滕王作蘇州刺史轉洪州都督時所營建也”。人有好古之心,故江西歷來多以“永徽四年”為說,鴻鳴亦不能脫俗,姑從之。)《新唐書》說他“驕縱失度”而建造高閣。並言其:“官屬妻美者,紿為妃召,逼私之。尚為典簽崔簡妻鄭Z諑睿略諟d衷r?媯 ̄Kc嗣?rdquo;。可見李元嬰本是一個欺男霸女的紈?。
李元嬰來任南昌都督,並不自願。相傳他從蘇州刺史調任洪州時,心中怏怏不樂,遂從蘇州帶了一班歌舞樂伎,終日在洪州都督府裡吹談歌舞,尋歡作樂。後來在幕僚的建議下,來到章江門外的崗巒之上,居高臨江,遠眺西山層巒迭翠,近俯贛江波濤滾滾的壯麗景色,頓覺心胸開闊。於是在此動土建閣,興建了這座千古名樓。洪州人因為他是帝子滕王,便將該閣稱之為“滕王閣”。從此,滕王閣與湖南的岳陽樓,武漢的黃鶴樓並稱為江南三大名樓。李元嬰後因“數犯憲章,削邑戶及親事帳內之事”,(據《舊唐書•李元嬰》)終被“謫置”安徽滁州。
在新、舊唐書中,雖然有關李元嬰的“本傳”均未提到他能畫,但在唐•張彥遠《歷代名畫記》中,則言李元嬰“亦善畫”。《歷代名畫記》是一部收載唐代畫家較為完備的書籍,這一說法,當有一定依據。唐•張懷t亍痘舋}吩虺撲?ldquo;工於蛺蝶”。張懷t賾肫湮l爸F耍t嶽鈐r?芑?樸諢雀甡T觶都X筆怯幸歡峏|哦鵲摹?
李元嬰善畫蝴蝶之事,在民間亦廣有盛傳,並根據唐代詩人王建《宮詞百首》第60首:“避暑昭陽不擲盧,井邊含水噴鴉雛;內中數日無呼喚,d(得滕王蛺蝶圖。”而認為《滕王蛺蝶圖》是其作品。
據此,宋代的郭若虛便在《圖畫見聞志》中說,李元嬰“善畫蟬雀、花卉”。明代陳文燭在其撰寫的《重修滕王閣記》中,亦沿襲此說,言李元嬰:“工書畫,妙音律,喜蝴蝶,選芳渚遊,乘青雀舸,極亭榭歌舞之盛。”並傳其所畫蛺蝶,或飛或立,姿態翩翩,栩栩如生,世人莫不爭之如寶。
李元嬰作為“龍子龍孫”,從小生長在帝王之家,受到良好的宗室教育是肯定的。宮廷王室的藝術薰陶,作為盛唐時期的風流王爺,瀟灑倜儻,喜愛音樂、舞蹈、能畫一手好畫,當然一點也不奇怪。
但在後世關於李元嬰的畫作記載裡,亦說法不一。宋《宣和畫譜》說他“喜作蜂蝶”,又稱“朱景玄嘗見其粉本謂‘能巧之外,曲盡精理’,未敢定其品格”。
對李元嬰是否能畫,亦有人提出了懷疑,歐陽修就曾經說:“今人家亦有得其圖者,但也只是傳聞而已”(見《六一居士集》)。甚至對盛傳為他的作品《滕王蛺蝶圖》,大有推翻之勢。《唐宋畫家人名辭典》就說:“查今本《唐朝名畫錄》中這節記載,是屬於嗣滕王(李湛然)的。如果今本《名畫錄》無誤,則《宣和畫譜》可能偶爾搞錯,而所著錄的‘內府所藏’的《蜂蝶圖》是否滕王真跡,也就頗成問題了”,將《滕王蛺蝶圖》,定為其嗣滕王李湛然所畫。
李元嬰身為天潢貴胄,名聲卻不敢恭維。貞觀十三年,李元嬰任職山東滕縣,被封為滕王,實封八百戶。貞觀十五年,授金州(今陝西古泉以樂,甸陽以西的漢水流域)刺史,實封千戶。據稱在金州任職期間“驕縱失度”。百姓農忙季節,他卻牽狗呼鷹,屢出圍獵,毀壞莊稼,且放縱奴僕,侮辱僚屬,毫無“鳳子龍孫”尊儀,與倡優賤隸賭博遊戲。還發明了一種用於取樂的變態遊戲,即用丸彈人,以看人倉皇躲避為樂。並在嚴寒季節,以雪埋人,藉以取樂。結果弄得當地民不聊生,怨聲載道。特別是在唐太宗喪期內,他竟然不顧禮儀,公然召集部屬,“燕飲歌舞,狎昵廝養”。為此,唐高宗李治專頒禦書嚴詞切責,警告他說:“人之有過,貴在能改,國有憲章,私恩難再。”
永徽三年,李元嬰遷任蘇州刺史,第二年轉任洪州(即今南昌)都督。洪州在當時來說還比較偏僻,屬安置謫降官員的地方。滕王由繁華的蘇州遷往偏僻的洪州,心重大為不滿,所幸天高皇帝遠,那裡還記得高宗的警告?不久即將治國安邦的大事置於腦後,日日笙歌,更加肆無忌憚,為所欲為。
不僅如此,李元嬰且是一個好色之徒,僚屬妻子但凡有些姿色的,他便假傳王妃之命,招進府內,然後強迫奸宿。部下懾于他的淫威,敢怒不敢言,唯有嚴加防範。有些無恥之人則以此為進身之階,得以加官進爵。相傳他將一個典簽的妻子鄭氏騙去,不料鄭氏勇敢機智,狠狠地教訓了他一頓。當李元嬰欲強行非禮時,鄭氏大叫:“奴才無禮!”李元嬰急忙說:“我是滕王呀!”鄭氏回答道:“大王難道會做這種下流事,你一定是家奴!”說完便脫下一隻鞋子望李元嬰頭部痛擊,又伸出長長的指爪猛抓李元嬰的臉,李元嬰頓時血污滿面。這時王妃聞聲趕來,鄭氏乘機脫身還家。李元嬰滿面羞慚,怕下屬恥笑,十餘日不出視事,託病養傷。
據說還有一次李元嬰微服私行,看到一個賣炊餅的人的妻子有閉月羞花之貌,於是下令爪牙搶進都督府。這個少婦自進府後,雖然錦衣玉食,卻日夜思念丈夫,形容憔悴。他的丈夫設法混進府內與妻子見面,小倆口相對哽咽,淚流滿面。少婦自丈夫走後,更加傷心,茶飯不思。李元嬰訪知實情,也無可奈何,只好象當年越國公楊素歸還徐德言的妻子樂昌公主那樣,也贈金還妻,讓他們破鏡重圓。
李元嬰被上述二件事弄得有些掃興,於是召集部屬衛兵打獵取樂。有一次他逐獵到了贛江東岸,但見西山翠峰如簇,濃蔭疊嶂;江上舟楫競發,碧水如練;洲上鷗鶩翔集,蝴蝶戲飛;不禁留連忘返,不忍離去。回府後便決定在江邊建一座樓閣,供自己登臨遊觀、歌舞宴飲之用。於是下令馬上召集工匠,加派捐稅,動工興建。經過數月的日夜營造,一座宏麗的樓閣終於雄峙江邊。但見層台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十分巍峨壯觀。李元嬰好不高興,親書“仙人舊館”之匾掛上。
因有滕王閣,故李元嬰在常遊之際,見江渚中有自己衷愛的翩翩蝴蝶,於是以自己擅長的繪畫,將其描繪下來。據傳,他畫過許多蝴蝶圖,最有名的一幅是《百蝶圖》,並從此在畫壇留下了“滕派蝶畫”的美名。
李元嬰又喜歡歌舞,妙解音律,他來任洪州時,便從蘇州帶來了一斑歌兒舞女。有一天,一個漁人在江中打魚時網得一塊青石,長四尺,闊九寸,顏色光潤不同于眾石。如果懸起輕敲,會發出清越的鳴聲。漁人將石獻給都督府,李元嬰將它懸掛閣中。於是日日與一幫狎客飲酒賦詩,征歌逐舞。李元嬰有時自度腔調,有時輕敲檀板、慢擾絲弦,親為伴奏。佩玉嗚鸞,日夜不休。行人駐足觀望,疑為仙人。
李元嬰遊宴無度,荒廢政事、搜括民財供自己揮霍等不法之事被唐高宗得知後,高宗下令削去他的邑戶,將他謫降滁州安置。後來又起授壽州刺史,不久轉隆州(今四川省閬中縣西)刺史。在隆州時,李元嬰很懷念他在洪州的“仙人舊館”,於是又重聚民財,宏修衙宇,名曰“隆範”,建有“滕王亭”。此亭不如滕王閣壯麗,很少有人知道。李元嬰在隆州貪黷不法時,錄事參軍裴聿勸諫他,卻遭到了他的毆打污辱。當時有民謠曰:“甯向詹、崖、振、白(均是邊遠山區),不事江、滕、蔣、虢”。連唐高宗對李元嬰的貪黷也很不滿,有一次賞賜諸王彩緞五百匹,以李元嬰和蔣王貪婪,只給了他們麻二車,還譏諷說:“滕叔、蔣兄,自解經濟,不勞賜物與之。”搞得二王下不了臺。
武則天時,李元嬰拜開府儀同三司、梁州都督。元明元年死去。贈司徒、冀州都督,陪葬獻陵。
縱觀李元嬰的一生,荒淫無恥,毫無政績。但他確實很有才華,也稱上“風流帝子”了。有時為了裝點門面,也延攬才俊,如他任職洪州時,高安人李思元,好學擅文,人品高潔,十六歲時就進士及第,李元嬰便請他為師友。但我們今天看來,他最大的可取之處,恐怕是他建造的滕王閣,從而無意給洪州人留下一筆寶貴的文化財富。此閣對南北文學的交流及江南歌舞表演藝術的發展,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滕王離任洪州時,洪州人改“仙人舊館”為“滕王閣”。
高宗龍朔年間,龍門才子王勃往交趾省親,趁便遊覽東南名勝,道經南昌,適逢滕王的繼任閻都督經過了對閣的一番整修後,於閣中大宴賓客,王勃揮筆寫下了不朽名篇《滕王閣序》,為樓閣增輝。後來文人墨客、名公巨卿為閣題詩作序、書字繪畫者不勝枚舉。從此,滕王閣成了江西文化的象徵,李元嬰也有幸附驥名垂千古。
相傳李元嬰興建滕王閣後,又建造了一艘青雀舸,並常常率領僚屬狎客乘青雀舸遊弋江中,漫步洲渚。當他見到洲上五彩繽紛上下翻飛的蝴蝶時,不禁讓他欣喜若狂。李元嬰本來工書善畫,再經過師法自然,李元嬰的畫技愈發長進,所畫蝴蝶分“大海眼”、“小海眼”、“江夏斑”、“村裡來”、“菜子花”等,其蝶、花莫不栩栩如生,終於漸成自家體系,成為了畫界“滕派蝶畫”的創始人。
李元嬰之“滕派蝶畫”,在中國繪畫史上獨創一門,它始創於宮廷,後由宮廷流入民間,並自守一格不失本色。我國歷代畫論、畫史典籍如《歷史名畫論》、《宣和畫譜》、《中國繪畫史》、《芥子園畫傳》等著作,都對此多有記述。
“滕派蝶畫”以畫蝶為主,其筆法細緻入微,設色清淡素雅,蝴蝶粉翅翻飛,所繪蝴蝶莫不栩栩如生。畫中不襯托大型花卉,在蝴蝶之外,僅補以點點野草、青苔、散花。其畫面要求達到“雅、素、灑、脫”四大風格。
“雅”即雅致不俗,筆觸生動巧妙,彩絨清晰;
“素”即全幅畫面表現出冰晶雪瑩之清明潔白,每只蝴蝶均藏著俊朗氣氛;
“灑”即指筆法瀟灑流利、飄逸不凡、技巧靈動、法不越規,使觀者有流動之感;
“脫”乃指突於絹上,筆觸曲折、靈敏奧妙、望之搖拂、呼之欲飛。
從“滕派蝶畫”現今傳承下來的風格看,“滕派蝶畫”屬於工筆淡彩畫系,用料極為考究,常以佛赤(即真金粉)、泥銀(真銀粉)以及珍貴的檀香、沉香、芸香、降香等為原料製成。蝴蝶的技法也極為細緻、工整,諸凡蝶須、蝶眼、蝶足、蝶翅紋理畢現、線條流暢,蝴蝶的舉止形態,如動、止、飛、戀、吸飲、啜粉,無不逼真又各異其趣,故有:“滕王蝴蝶江都馬,一紙千金不當價。”的讚譽,由此可見“滕派蝶畫”在當時人們眼中的份量。唐朝朱景雲在評價“滕派蝶畫”時就說:“能巧之外,曲盡情理。”亦見其高妙之處。宋人謝無逸也曾有詩讚頌“滕派蝶畫”道:“粉翅翻飛大有情,海棠庭院往來輕,當時只羨滕王巧,一段風流畫不成。”
相傳李元嬰始創“滕派蝶畫”之後,將其傳於其子湛然。湛然之後,宮中相承,無過記聞。又據稱:當時在滕王府做幕賓的梁太尉,因常伴湛然作畫,留心此道,悟得精髓,遂得滕畫真諦,並從此由梁家將“滕派蝶畫”自後宮傳習於民間,以至代代不絕。而梁家傳習“滕派蝶畫”亦立有“傳男不傳女,傳內不傳外”的家規。這種單線傳承的習俗,雖然能克紹箕裘,精進不絕,但畢竟有傳習不廣,難於發揚光大,更進善境,甚之由於世事滄桑,人事代謝,偶有意外,即有傳失之虞。歷代“滕派蝶畫”在傳承上,就曾多次險遭厄運,所幸的是,“滕派蝶畫”這一畫派和技巧,至今仍在民間流傳,並成為了中國工筆繪畫領域裡的濃墨重彩的一頁。
1996年5月,在江西南昌滕王閣,當地畫壇還舉辦了一次隆重的全國性“滕派蝶畫”展,使得幾近淹沒了的“滕派蝶畫”又得以在盛世重放異彩。
李元嬰因建滕王閣而名垂,然又因滕王閣而得“蝶畫”流傳,其名當得千古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