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徐州地區漢代楚王陵 (1)

漢代楚國何其盛,地下宮殿說輝煌
——江蘇徐州地區漢代楚王陵

秦末陳勝吳廣起義,推翻了短命的秦王朝。在農民起義的洪流中,以劉邦為首的政治軍事集團建立了漢王朝。漢承秦制,實行郡縣制,但同時又分封了諸侯,形成郡國交錯的局面,成為漢初政治的一大特點。西元前201年,漢高祖劉邦封其異母弟劉交于楚,都彭城,即今天的徐州。到宣帝地節元年(西元前69年),第八代楚王劉延壽,因與廣陵王勾結篡謀帝位,事發自殺,國除。西元前51年,宣帝封自己的兒子劉囂為第九代楚王,後又傳三代,到王莽時絕。東漢建武十七年(西元41年),劉英被封為楚王。漢明帝永平十三年(70年),因被告謀逆,徙丹陽,次年自殺,楚國被廢除。
兩漢時期楚王共傳十二代,有13個楚王。由於漢高祖劉邦的故鄉在徐州,西漢初一大批開國功臣都在這裡起家,所以楚國在漢代有著特殊的地位。在徐州地區發現很多漢代崖洞墓,其中就包含有楚王及王后墓。迄今為止,基本上可以認定為楚王及王后墓的有8座,均“鑿山為藏”,都屬西漢時期。其中北洞山、獅子山、駝籃山M1和M2四墓座北朝南,均有長墓道,墓室結構近似,年代較早;龜山M2南墓和M2北墓、石橋M1和M2四墓座東朝西,皆作短墓道,長甬道,墓室結構略同,年代較晚。這批陵墓雖早年被盜,但仍出土大批珍貴文物,反映了地方王國強盛的實力和經濟發達的程度。徐州漢代王陵不僅在同時代的王陵中比較突出,而且也使後代一些帝陵相形失色,是名副其實的地下宮殿。
考古發現的漢代楚王陵中,當首推獅子山漢墓。1984年,徐州市博物館在徐州市獅子山西麓發掘了一處西漢兵馬俑坑,出土兵馬俑2300餘件,當時發掘者推測它是某楚王陵的陪葬俑坑。1991年7月14日在該兵馬俑坑以東約500米處的獅子山找到了兵馬俑坑的主人的墓葬,1994年12月至1995年4月,南京博物院與徐州兵馬俑博物館聯合組隊,發掘了獅子山漢墓,取得了重大成果,被評為“’95中國十大考古發現”之一。
獅子山漢墓南北總長117、東西最寬13.2米,總面積851平方米,由外墓道、內墓道、天井、耳室、甬道、側室、棺室及陪葬墓等部分組成。該墓雖遭盜掘,但內墓道的三間耳室倖免遇難,保存了下來。總計出土2000餘件(套)遺物,有金器、銀器、銅器、鐵器、玉器、漆器、陶器、骨器等各類遺物。玉器共出土200多件,包括喪葬、禮儀、裝飾、及生活用玉等方面。喪葬用玉包括玉衣、玉壁、鑲玉木棺、玉板等;禮儀用玉包括玉戈、螭龍玉飾等;裝飾用玉包括玉壁、玉璜、玉環、龍形佩、玉沖牙、心形佩、玉?、玉舞人、玉劍飾等;生活用玉包括卮、高足杯、玉枕、玉帶鉤等。獅子山漢墓出土的玉器總體來說博大精深,挺拔生動,代表了楚國玉器製作的最高水準。出土的金縷玉衣,用4000多片上好的和田玉玉片製成,玉片小而精緻,有的僅0.5釐米見方,玲瓏剔透,是目前發現品質最好的玉衣,堪稱絕品。出土的兵器,如戈、戟、矛、鈹、殳、劍等,填補了漢代初年冷兵器研究的一大空白。如出土好幾捆銅鈹,均為實用兵器,有大小兩種,清楚地展示了這種兵器從秦末到漢初的演變過程。獅子山漢墓出土印章200余枚、封泥80餘枚,其數量之多,為歷代王陵所僅見。印章封泥內容分為楚王廷官吏、軍隊武官、地方職官三類,印章封泥的出土為研究西漢早期楚王國官制、區域地理、印信制度、一國與地方行政關係等問題提供了翔實的資料。獅子山漢墓出土的銀盆是目前發現的漢代最大的銀器,金扣腰帶是迄今為止發現的品質最好的胡式帶具。根據獅子山漢墓規模大而主體建築部分相對狹小、結構上缺少廁間和排水設施、建造粗糙、兵馬俑倉促掩埋等現象,發掘者推斷墓主可能是參與“七國之亂”兵敗自戕的劉戊。
北洞山漢墓位於徐州市區北10公里處。1986年徐州博物館和南京大學考古專業對此墓進行了清理。北洞山漢墓由墓道、主體建築和附屬建築三部分構成,全長66.3米,結構複雜,共有不同用途、大小不等的19個墓室和7個小龕。北洞山漢墓規模宏大,建築的平面佈局採用主體建築和附屬建築呈兩條互相垂直的軸線的設計,既各自成組,又形成有機的整體。在立面上,墓葬的主體建築、附屬建築和地下貯藏室採用了幾個平面依次降低的設計方法,使得這組龐大的地下建築群主次分明。主體建築的甬道和各室的室頂以及牆面均以石粉、黃泥等拌成的粘合土塗抹平整,外髹漆塗朱砂,東西側室的地面上也有髹漆塗朱的痕跡,可見當時整個墓室是一個紅彤彤的世界,莊嚴肅穆而又充滿神秘氣氛。這種“致以丹漆”的葬俗,根據史料記載只有秦始皇的陵墓使用過。北洞山漢墓雖多次被盜,但仍然出土了一批有價值的遺物,特別是墓道兩側的小龕內出土了未經擾亂的200余件彩繪陶俑,歷史、藝術價值都很高。
馱籃山漢墓為1989年在徐州市東北郊發現,東西並列兩墓,相距130米。兩墓形制基本相同,均由斜坡墓道、甬道、前室、後室及若干側室、耳室所組成。西墓墓道長26米,洞室長27.74米,甬道兩側有三組對稱的耳室,後室南側設廁間、浴間和兵器庫。東墓墓道長30.4米,洞室長21.6米,也有六個耳室和廁間、浴間,但無兵器庫。二墓早年被盜,但仍出土文物1000餘件。從墓室構築和兵器庫的有無分析,西邊墓墓主是男性,東邊墓墓主是女性。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