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西安漢長安城遺址(2)

在長樂宮和未央宮以北還分佈著北宮、明光宮和桂宮。北宮是西漢初年營建的一座宮城,漢武帝時進行了增修。據《三輔黃圖》記載:“北宮,在長安城中,近桂宮,俱在未央宮北。”目前在廚城門大街以東、安門大街以西、雍門大街以南和直城門大街以北,勘察出一座長方形宮城遺址,應該即為北宮遺址。據文獻記載,明光宮位於長樂宮之北,“明光宮,武帝太初四年秋起,在長樂宮後,南與長樂宮相連屬”(《三輔黃圖》)。目前明光宮的考古勘察工作正在進行。《三輔黃圖》引《關輔記》載:“桂宮在未央宮北,中有明光殿土山,複道從宮中西上城,至建章神明台蓬萊山。”可見桂宮應在未央宮北和建章宮東,西鄰漢長安城西城牆。經勘察恰在未央宮以北、雍門大街以南,漢長安城西城牆以東,橫門大街以西發現了桂宮遺址,宮城平面長方形,南北長約1800米,東西寬約880米。宮城已勘探出南、北、東宮門各1座。南、北宮門有南北向乾路相連。宮城中部的東西路,由東宮門向西通至宮城南北乾路。宮城中南部有一高臺宮殿建築基址,台基南部分佈有大量建築遺跡。目前已發掘了桂宮南部的二號建築遺址和西北部的三號建築遺址,其中二號建築應為漢武帝為後妃們修建的重要宮殿建築,三號遺址的七座小房址應為一處倉儲建築遺址。
在長樂宮和未央宮之間為武庫遺址。武庫為一長方形大院落,東西長710米,南北寬322米。院落東西居中略偏西處有一南北隔牆,將大院分成東、西兩部分。共有7個倉庫,最大一個長230米,寬46米,又被分隔成4個庫房,庫房中原有放置兵器的木架,在庫出土了大量鐵兵器。
漢長安城西北部有“東市”和“西市”遺址。在都城的西北部還有比較密集的手工業作坊遺址,已發掘出制陶、冶鑄和鑄幣作坊遺址。制陶作坊遺址以燒造明器陶俑的窯址最具特色。1990年發掘的21座陶俑窯,為中央所轄的“官窯”,是研究少府東園秘器的重要資料。在西市西邊有一些陶窯,分佈散亂,陶窖產品多樣化,既有陶俑等明器,也有磚瓦建築材料,還有罐、盆等日用陶器皿。這些陶窯應屬於民間私人所經營。1994年在北宮以南、武庫以北發現了大面積西漢前期燒造磚瓦的窯址群,該窯群生產的磚瓦當用於長安城未央宮、北宮等宮室建築。西市東北部有不少西漢時代鑄幣遺址,其中出土了數以千計的“五銖”磚雕範母,也發現了個別石雕範母。這處遺址應為中央政府轄屬的鑄幣遺址。
在漢長安城南郊有宗廟、辟雍和社稷遺址等禮制建築。宗廟遺址位於漢長安城西安門與安門南出平行線之間,包括12座建築,各座建築形式均同。一般認為這是文獻記載中的“王莽九廟”遺址。辟雍遺址位於今西安市西郊大土門村北。其平面外圓內方,主體建築居中,建於圓形夯土臺上。官社遺址和官稷遺址在漢長安城西南部。
漢安長城的一般居民大多居住在城的東北隅一帶,少數皇戚貴親、重臣顯宦的宅邸在未央宮北的所謂“北闕甲第”、“宣平貴裡”。80年代以來,在漢長安城遺址東南隅清理漢墓近500座,說明橫亙在漢長城東南的龍首原是當時一般居民最主要的墓葬區。
漢長安城西有建章宮和上林苑等皇室建築。建章宮的主殿為前殿,太液池在前殿西北。建章宮東門在前殿以東700米,宮門外二闕基址尚存,這是我國地面現存最早的古代宮闕基址。上林苑是漢長安城的皇家苑囿,主要建築集中在漢長安城西南部的昆明池附近,苑內有離宮別館數十處。
漢長安城在中國古代都城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和承上啟下的作用。漢長安城佈局上所表現出的崇“方”思想、“擇中”觀念、規整的城門配置制度、棋盤式道路網、“面朝後市”和“左祖右社”的格局等方面在中國古代都城佈局中有著典型意義,對後代的影響非常深遠。四十多年來漢長安城考古工作取得了豐碩成果,但今後的路還很長,明光宮在哪兒?居民區在哪兒?隨著考古工作的繼續開展,漢長安城的面貌將會更加清晰地展現在我們面前。作為在當時只有歐洲的羅馬才可相媲美的城市,漢長安城在世界歷史舞臺上扮演了引人注目的角色,追憶這歷史畫面,誰不為此感到驕傲與自豪!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