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有什麼地方劇種?

主要有桂劇,粵劇
桂劇是廣西壯族自治區地方戲曲劇種之一,原稱“桂林戲”、“桂班戲”,屬皮黃戲系統。它主要流傳于廣西桂林、柳州一帶“官話”地區,是廣西各族人民喜聞樂見的主要地方劇種。由於它的歷史與徽劇、漢劇、湘劇、祁劇有密切的血緣關係,所以它的劇碼多與皮黃系統的劇種相似。它融合、吸收昆山腔、弋陽腔和亂彈等幾種戲曲聲腔,形成了以彈腔為主,兼唱高腔、昆腔、吹腔及雜腔小調等五種聲腔藝術的劇種。

歷史
明末清初,昆山、弋陽和亂彈等腔已流行於桂林一帶。
清雍正年間(1723-1735),桂林已有獨秀班等昆班。清乾隆年間(1736-1795),又有湖南祁陽班頻繁到桂林演出。祁陽班在桂林演出期間受廣西官話(桂林話)影響,逐漸改變語音。一部分祁劇藝人落戶桂林後,開始用桂林話演唱祁陽戲,時人稱為桂林班,後人即稱之為桂劇。最早的桂劇班社,有清道光年間(1821-1850)唱多種聲腔的三合、三慶等名班,之後又有瑞華、老仁和、上升、卡斌、錦華等班。從光緒八年(1882)開始,桂林各地相繼出現寶華群英、翠華、蘭斌小社等桂劇科班,自此桂劇與祁劇逐漸分野,但桂劇與祁劇藝人時有相互搭班演出,相互聘師傳授技藝。由於戲路接近、語音相似,祁、桂藝人長期同台、同劇演出,使桂劇聲腔、演技深受影響,發展日臻成熟。桂劇劇本的創作可追溯到光緒二十二年(1896),唐景崧為“桂林春班”撰寫《看棋亭雜劇》40出,成為桂劇第一批獨有劇碼。
第一個桂劇女科班福珍園創辦於1912年,直至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女科班興起,培養了一大批女演員,尤其是和園甲、乙兩個女科班對桂劇發展影響較大。之後男女科班達30多所,為桂劇培養了不少人材。
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桂林建立起第一個戲院--景福園,之後又相繼建起和園、儀園戲院。從此,桂劇逐漸進入劇場作固定性的演出。這些戲院競爭相去天津、上海等地聘請京劇演員來桂林演出,自此京劇不斷流入,在劇碼、表演、化妝、服飾、佈景等方面,京劇藝術對桂劇的改革產生了很大影響。
1938年後,著名戲劇家歐陽予倩應聘來到桂林從事桂劇改革工作,建立了廣西戲劇改進會;1939年成立桂劇實驗劇團,由歐陽予倩任團長,建立導演制,吸收新唱腔,編演新劇碼,採用佈景,美化舞臺,開辦桂劇學校,使桂劇有了新的起色。30年代末40年代初,歐陽予倩為桂劇創作、改編和加工整理一大批新劇碼如《梁紅玉》、《打金枝》、《斷橋》等,並經他指導排練,參加1944年西南劇展展演,效果極佳,廣獲好評,桂劇從此進入中國十大戲曲劇種行列。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桂劇進入新的歷史時期。1953年,廣西省國營桂劇藝術團成立,為傳統劇碼的挖掘整理和藝術改革,做了大量的工作。此後一段時期桂劇在桂林、柳州兩市及北部較大縣鎮普遍設立了專業劇團。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是桂劇的黃金時代,廣西省桂劇藝術團帶《西廂記》、《春香傳》等劇到湖南、上海、廣東等地演出,演出劇碼除大量移植各地優秀劇碼外,還有許多經整理、改編的傳統劇碼。與此同時,廣西各地也出現一批較好的劇碼,如《拾玉鐲》、《穆桂英》、《太白傲考》、《鬧嚴府》、《打棍出箱》等,成為各地經常上演的劇碼。“文化大革命”(1966-1975年)期間,傳統劇碼停演,縣一級的桂劇團全部撤銷,省、市桂劇團上演《紅燈記》等“革命樣板戲”。1976年以後桂劇逐漸復蘇,學習、移植了一批古裝戲,如《十五貫》、《西廂記》、《小刀會》,還先後創作了歷史劇《太平軍》、《永安城》、《闖王司法》、和現代戲《兒女親事》、《一朵鮮花》等。

特點

桂劇汲取祁劇、京劇、昆曲等劇種的聲腔和表演藝術,唱做念舞俱重,尤以唱工細膩、做工傳神見長。桂劇的聲腔音樂屬皮黃系統的板腔體,以彈腔為主體,兼有高腔、昆腔、吹腔及雜腔小調等。彈腔,分南路(二黃)和北路(西皮)兩大系,其反調形式“陰皮”和“背弓”又都自成體系。北路高亢雄壯,南路委婉低沉;陰皮略帶淒婉悱惻,背弓則長於表現悲壯淒慘的情緒。高腔,源於弋陽腔,是一種由曲牌綴合組成的曲牌體,曲調高亢、悲壯,其演唱特點是僅用鑼鼓伴奏和人聲幫腔,不用管弦樂器。昆腔,即昆曲,曲調委婉低回,格律比較嚴格。吹腔,即安春調或安慶調,男女不同腔,男腔端莊、瀟灑,女腔流利、活潑;用笛子伴奏,以唱為主,唱念結合,曲調詼諧、輕快,多插入彈腔使用。桂劇用桂林方言演唱,聲調優美,抑揚有致。表演質樸細膩,唱腔委婉動人、清澈明亮,具有濃郁的鄉土氣息。桂劇在表演上側重做工,。即便武戲也多是文做,注重以細膩而富於生活氣息的表演手法塑造人物。
桂劇的伴奏樂隊分為文場、武場。前者使用二弦(似京胡)、月琴、三弦、胡琴以及曲笛、梆笛、嗩?、唧?(即海笛)等,兼配部分中、低音樂器;後者使用脆鼓(板鼓)、戰鼓、大堂鼓、小堂鼓、板(紮板、搖子)、大鑼、大鈸、小鑼、小鈸、雲鑼、星子、碰鈴等等。這些樂器在音色上各有特色,是桂劇各聲腔音樂的重要組成部分。

流派

桂劇的角色分為生、旦、淨、醜四大行當。生行又分生、末、外、小、武;旦行中又分旦、占、貼、夫;淨行則分為淨、副淨、末淨;醜得只分醜和小丑。另有一些跑龍套的下手,統稱為“雜”。各行當在表演上風格各異。
生行:穩健持重,雍容大方。如《六部大審》的閔爵,《楊袞教槍》的楊袞,《轅門斬子》的楊延昭等。
小生:瀟灑飄逸,清秀俊雅,武小生則儒雅英武。如《黃鶴樓》的周瑜,《柴房別》的李旦,《槍傘》的蔣世隆 等。
旦行:或端莊華貴,或倩麗靈巧,佳者唱做兼備,文武俱能。如《桃花教瘋》的桃花,《桂枝寫狀》的李桂枝,《斬三妖》的蘇妲己等。
淨行:雄渾威凜,剛武火爆。如《鴻門宴》的項羽,《蘆花蕩》的張飛,《司馬洗宮》的司馬師等。
醜行:滑稽而不鄙俗,詼諧而不油滑,輕鬆自然,恰到好處。如《化子罵相》的孫巧兒,《古董借妻》的張古董,《乙保寫狀》的何乙保等。桂劇無搖旦專行,搖旦腳色常由副淨、醜、夫等行演員兼演,表演重詼諧。如《拾玉鐲》的劉媒婆等。
上述各行除雜外,均有應工戲。如生,凡老生戲均能飾演;外主演掛白髯的老生戲;末主演桂花(灰)髯的老生戲;小為文小生,主演文戲;武為武小生,主演武戲。旦,凡旦行劇碼都能飾演;占多演文戲;貼多演武戲;夫主演老旦戲。淨須文武皆能,但側重於唱功戲;副淨戲路類似京劇的架子花臉;末淨多飾演不掛髯口的花臉(粑粑臉)角色。(此類角色也可由武小生開臉飾演)醜、副醜原均為文醜,醜主演官衣、褶子戲,副醜主演袍裙、富貴衣戲,後吸收京劇表演,副醜逐步成為專工武戲的武丑。雜為雜角,多演家院、中軍一類角色。隨著清末 “三小戲”的興盛,桂劇旦行又逐漸細分為正旦、閨門旦、背心旦等。
桂劇現行的行當體制仍以生、旦、淨、醜為主,在飾演現代劇中的角色時,則多打破行當界限,而以劇中人物性格為依據,由具備相應條件的演員飾演。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