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同穿越歷史(1)

一。萬佛注目的震撼
曾作為一朝首都的地方,無論如何也應該留有幾分王氣,數處廢墟。雖然大同已經不再尊榮已達兩千年,但只要深入去尋訪和發現,還會發現許多驚喜。那種由北方少數民族和漢族交流匯合而成的古拙/雄強的北方文化,會選擇許多堅硬的方式留下自己的痕跡。
如果你恰好從雲岡石窟的背面經過,會人為不過是一片高不過百余米/縱橫數裡的砂岩。這種地貌在北方十分常見,容易在眼前一閃而過。
但到了正面後,人瞬間會有透不過氣來的感覺,因為就在山的正面,分佈著主要洞窟45個/大小窟龕252個/石雕造像51000餘軀。我初臨此地,正是上午九點不到,陽光強烈耀眼地透射在石窟上,頓時覺得被無數雙眼睛注視著。然而稍後平定下來,會發現這些眼神或悲憫/或親切/或淡然,非但不讓人局促,反而讓人親近。
所有地資料都特別強調,第十六到二十窟是雲岡石窟造像地代表作。與中原大多數寺廟裡所常見地佛像豐滿圓潤所不同地是,北魏時期地造像,一般地是清vh秀氣/寧靜純樸,臉龐顯得幾分棱角,體態雖端凝但仍顯清瘦。佛的衣服生動飄逸,這就是藝術史上著名的“北魏衣褶”,和另一種“昊帶當風”可謂相映成趣。
雲岡的美,還在於雕塑的整體性。在這裡,有許多名窟/大窟,確是壯觀,但也有些僅能旋踵/甚或低頭才能進去的小窟。當初的造像者,要給後世留下的不是一尊尊孤立的偶像,而是一個佛國,一個佛的家園。於是,不僅佛來了,佛的世界裡的菩薩/羅漢/梵天/護法,飛天及種種都來了,它們圍繞在佛的周圍,或飛騰/或舞蹈/或守衛/像重重光幢,又像火焰般輝煌壯麗。雖然看的人脖子發酸,卻怎麼也不想走出去。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