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八怪是哪八怪?

清乾隆年間產生於揚州的一個畫派。一般指鄭燮、金農、黃慎等15人。他們作畫多以花卉為題材,也畫山水、人物,不拘前人陳規,講究詩書、畫的結合。由於是非宮廷(正統)畫派,遂有“八怪”之稱。其筆墨技法對近代寫意花卉影響很大。

揚州八怪包括:鄭燮、羅聘、黃慎、李方膺、高翔、金農、李?W、汪士慎八位畫家。從康熙末年崛起,到嘉慶四年“八怪”中最年輕的畫家羅聘去世,前後近百年。他們繪畫作品為數之多,流傳之廣,無可計量。僅據今人所編《揚州八怪現存畫目》記載,為國內外200多個博物館、美術館及研究單位收藏的就有8000餘幅。他們作為中國畫史上的傑出群體已經聞名於世界。

揚州八怪 生前即聲名遠播。李?W、李方膺、高鳳翰、李勉,先後分別為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皇帝召見,或試畫,或授職。乾隆八年,弘曆見到鄭燮所作《櫻筍圖》,即鈐了“乾隆御覽之寶”朱文橢圓璽。乾隆十三年,弘曆東巡時,封鄭燮為“書畫史”。羅聘嘗三遊都下,“一時王公卿尹,西園下士,東閣延賓,王符在門,倒屣恐晚;孟公驚座,覿面可知。”

揚州八怪 大膽創新之風,不斷為後世畫家所傳承。近現代名畫家如王小梅、吳讓之、趙之謙、吳昌碩、任伯年、任渭長、王夢白、王雪濤、唐雲、王一亭、陳師曾、齊白石、徐悲鴻、黃賓虹、潘天壽等,都各自在某些方面受“揚州八怪”的作品影響而自立門戶。他們中多數人對“揚州八怪”的作品作了高度評價。徐悲鴻曾在鄭燮的一幅《蘭竹》畫上題雲:“板橋先生為中國近三百年最卓絕的人物之一。其思想奇,文奇,書畫尤奇。觀其詩文及書畫,不但想見高致,而其寓仁悲于奇妙,尤為古今天才之難得者。”




揚州八怪是中國清代中期活動於揚州地區一批風格相近的書畫家總稱,或稱揚州畫派 “揚州八怪”之說,由來已久。但8人的名字,其說互有出入。據李玉h}蛾輩旨N沂榛彄a肌分械摹鞍斯幀蔽a奩浮?罘解摺?顪S、金農、黃慎、鄭燮、高翔和汪士慎。此外,各書列名“八怪”的,尚有高鳳翰、邊壽民、閔貞等,說法很不統一,今人取“八”之數,多從李玉h伎憓裖^蒞斯質且蝗焊揮姓曚炳鬩xi鬥腫櫻薔昊禷x諫緇岬鬧脅悖t怨儷〉母N埽v簧痰那扇『藍幔|窒奠~私狻C娑韻質瞪羉咡{岷獻隕淼腦餳剩pG碩隕緇岬那苛也宦煍熀埶~徊瘓8B埃蟈O栽饈芸嗄訓娜嗣瘢q<撓梟釙型戒旲p皇貝LV?齜?U^5糪曾謊蘤l艿氖欠飩ㄎ幕[逃瞳s筆鼻逋醭q終悈o謁降楝?饋保旨鋅僱帖ェ儭磑睿懦屨~飩ㄋ枷氳姆_欏3鍪嗽蚱諭覆w興zㄊ鰨物儺瞻簿永忠擔眺wy?飩ㄖ刃頡>?巒淨蜆橐_敦B嗌磣院茫p還鍛 ̄R祝耜侖洮x暈冶臧瘛H歡顆薨譬虒磑瘧刐棪T緣?韝偕痰木靡欄劍細緇悢都o謁枷朊t艿募桹e純嘀晢淕毯M呤蘭菜字戽tp壞貌煌仔Q鄖笊鯓窖褸梇穸S〔瓶晌S鍖}↓瞉T私隙嗟難月郟}晌健鞍斯幀鋇乃枷爰搖@顪S表現的矛盾痛苦最激烈,成為受攻擊的主要對象。揚州八怪在藝術觀上,最突出之點是重視個性表現,提倡風格獨創,主張“自立門戶”。針對當時揚州商品交易和商人唯利是圖的現狀,公然宣佈自己的作品是為了賣錢謀取生活,撕破了過去文人畫家把繪畫創作視為“雅事”的面紗。在作品的題材上,一方面繼承了文人畫的傳統,以梅、蘭、竹、菊、松、石等為主要描寫對象,除了表現出一般的清高、孤傲、絕俗等思想外,還運用象徵、比擬、隱喻等手法,並通過題寫詩文,賦予作品以深刻的社會內容和獨特的思想表現形式。如鄭燮以竹聲比擬民間疾苦聲。儘管揚州八怪的藝術當時只流行於揚州及其相鄰近地區,但是它在繼承和發展中國傳統水墨寫意畫上,產生了深遠影響。




所謂“揚州八怪”,是指清代出現在揚州的一批革新派畫家。他們不拘成法,將陳陳相因的陷入形式主義泥坑的傳統文人畫推向了一個新的歷史高度。成為中國美術史上承前啟後、影響深遠的重要流派。“揚州八怪”,實指哪八位,說法不一。為大家公認的是:金農、黃慎、鄭燮、李鱔 、李方膺、汪士慎、高翔、羅聘。另外列入“八怪”的畫家還有華岩、高鳳翰、邊壽民、閔貞、李?、陳撰、楊法等人,這樣加起來粗算也有十五人。他們中年齡最長的陳撰生於一六七八年,年齡最小的羅聘卒於一七九九年,“揚州八怪”在清中葉的畫壇上活躍了整整一個世紀。

有人會問;“揚州八怪”中誰的水準最高?文雅一點的說法,就是誰的藝術成就最大?這只能這樣回答;你喜歡誰,你就會認為誰的水準最高。因為“揚州八怪”中,畫種不一,風格各異又各領風騷,不大好類比。如果要問誰的影響最大?我看要算金農、鄭燮、李鱔、李方膺、羅聘等人。其實還是我喜歡他們的作品和書法,難免不帶個人偏見。

“揚州八怪”的形成,有諸多因素。當時的畫壇的主流仍是“四王”一派的仿古山水畫風。“揚州八怪”迎合了人們的求變心理,繼承、發展了明代徐渭、清初石濤、朱耷的反正統畫風。揚州當時是兩淮轉運使的駐地,鹽商巨賈雲集,他們日進鬥金。以喜好收藏、贈送字畫來顯示自己的品位,不象現在時興送煙送酒只圖實惠。他們有錢,也肯慷慨解囊,積極投資文化藝術事業,並以禮賢養士為風雅。只要有人樂意贊助,“八怪”們就有了良好的生活和創作條件。揚州當時有“堂前無字畫,不是舊人家”的習俗,市民對書畫作品既熱愛又有需求。用我們現在的說法叫做書畫市場銷路看好。“揚州八怪”就是在這眾多因素下滋生、成長起來的。

清嘉慶以後,鹽法政策改變,淮南鹽場日漸減產,加上江南鐵路的興修,經濟中心隨之東移,揚州的鹽商紛紛破產。畫家們又轉換碼頭,趕往上海謀求發展,接著又形成了“海派”寫意花鳥畫的高潮。而“海派”畫家又對後來的齊白石、王雪濤等國畫大師的產生,有著直接的影響,這個話題就不是本文討論的範圍了。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