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杭州到三清山怎麼走?高速優先,

我想駕車去三清山,從江蘇鎮江出發,怎麼走最快?需要注意些什麼?

走近了雲,恰似走近了中國哲學思想的真諦。雲兒變幻莫測,卻與萬事萬物密不可分,演繹了“有無相生”的全部奧秘。


  江西三清山的雲是獨一無二的,如果黃山是“壯美”的話,那麼三清山因為這千奇百怪的雲可以稱“詭秘”了,數千年前道家開宗始祖也許正是因此而看上這裡的吧。


  江西的三清山,是我國道教聖地之一。從三國時代葛洪在此結廬煉丹修道至今的1700年漫長歲月中,三清山為道家文化積累了大批建築和文物,卻又像潛居深山的隱士,修煉和凝集著我國的道家學說。


  道教,是我國地地道道的民族宗教,“道法自然”的哲學思想,引導人們致力於宇宙根源的探索。它不僅開啟了中華民族數千年的理性思維,也是獻給人類思想寶庫的珍貴禮物。三清山,在16億年間,曾經歷兩次由大海變高山的地殼運動。16億年驚心動魄的自然造化與數千年的道教精華融合在一起,會鑄造出何等博大、神奇的名勝!


  三清山位於江西省東北部的上饒市境內,距杭州400餘公里,又名少華山。4月16日,我們一行5人自駕一輛車從杭州黃龍體育中心出發,經繞城高速公路上杭金衢高速,用了2小時30分過贛浙收費站,進入江西省界。再驅車約30分至玉山,並在三清山賓館入住。


  走進三清山,感覺果然非同一般,面對變幻莫測的自然景觀與玄妙機深的人文景觀,誰都會驚歎出團團迷霧:在花崗岩地貌的岩石山峰上,婀娜多姿的黃山松挺立千年,石縫裡的生命從何而來?在海拔近2000米的深山幽谷間,為何有永不枯竭的瀑布、清池、泉水?1700年前,三清福地無路、無食、無房、無水,葛洪竟然能修煉成人類化學史的鼻祖,荒野裡精神原氣來自何方……人們被團團迷霧牽引著,心兒不知不覺地超脫塵世,悠悠然走進生命和宇宙奧秘的深處。


  來到三清山正是穀雨。頭天下著小雨,山霧濛濛。我們正為天公不作美犯愁,山裡人卻告訴說,雨霧朦朧,或晴或雨,才能顯出三清山的微妙玄通。我們便不再疑惑,沒穿雨衣開始登山。雨霧籠罩整個天地,眼前一片白茫茫,爬山猶如悶在高層裡爬樓,一切都被白色吞沒。一路上,心裡都在嘀咕:“這算哪門子事,一點山景也看不見”。


  爬山持續了3個小時,來到海拔1500米的玉台,群峰環峙中突兀伸出一個平臺,有畝餘大小。細雨戛然消失,濃霧開始遊動,瞬間成了魔術師,變幻萬千姿態在你的腳邊和山巒間飄來遊去,遠處、近處的山景由此而神神秘秘忽隱忽現。山裡人說,這裡是梯雲嶺景區最好的觀景台,三清山的神女峰、巨蟒峰、觀音聽曲等絕景,就隱藏在雲霧背後,看你們有沒有運氣了。聽得此言,我們個個提起精神。


  突然,左邊的濃霧悄然淡去,剛才還是密如鐵牆的白霧,猛然間現出一個龐然大物。它摩天拔地聳立在你跟前,近得似乎碰頭觸鼻,一種突然遭遇的恫嚇,使許多人倒抽一口冷氣。那山體如根根豎弦連成一片,形如倒掛琵琶,黃山松精巧地鑲嵌在岩縫絕壁上,似層層綠梯。這不是一幅從天而降、鋪天蓋地的水墨畫嗎!正看得入神,只見雲兒如一層輕紗慢慢遊來,當它們觸摸到黃山松時,輕紗細分成條條柔白絲帶,輕撫著層層翠葉貫穿而過。雲紗過後,山更青,松更綠。我這才明白,為何黃山松都朝著一個方向伸枝展葉,形成一邊倒的鳳冠狀,原來它們在使勁地伸展脖子,吸吮著迎風飄來的雲霧水氣的滋養。


  然而,此時我對雲霧的認識只及皮毛。一陣雲紗飄去後,緊接著一排排濃霧厚雲從幽深穀底翻滾著直沖而上,?那間將眼前的山體包裹得嚴嚴實實。只見雲霧顛來倒去、上下翻滾,那龐大的山體似乖巧的嬰兒躺在雲霧的繈褓裡,酣暢淋漓地享受著雲霧的蒸騰和洗禮。這時,遠處天色已經放晴,梯雲下的白雲浮游在山體的綠蔭間,如朵朵棉絮擦試著每一根樹枝、每一片樹葉。那雲兒纖細的愛撫,與眼前的生猛狀形成強烈反差。


  第一次這樣親近地看著雲霧瞬息萬變的遊動,心底升騰起莫名的感動。那雲霧不正是山林的慈母嗎!她來無影去無蹤,卻以呵護萬千的母愛、永不疲憊的辛勞,讓大山裡的每一個生靈都能盡情沐浴天地之精華。石縫中的生命原來源於這無影無蹤的自然之神。此時,微妙難識的老子《道德經》在我心中豁然明朗:“道,可道,非盚D;名,可名,非琣W;無名,萬物之始;有名,萬物之母。”原來這“道”和“名”即宇宙萬物自然自生的世界,人們無法說清萬物之源的生命來自何方,但它永恆地存在於天地之間,並以實實在在的生命個體呈現於世。《老子》全書“有名”、“無名”闡述的絕對和相對互相作用的樸素辯證法,派生出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禍福相依等相對論的哲學思想,引導著炎黃子孫走向高遠、走向開闊、走向清明。


  硬硬的山石看似沒有生命,然而千年常翠的山松恰恰生長於此;高高的三清山看似無水,但江西上饒市信江的源頭恰恰來自於此;山中的雲霧看似無影無蹤,可山林萬眾生靈恰恰由它滋養撫育;就連這個方圓220平方公里、主峰達1800米的三清山,在16億年前兩度汪洋。宇宙間萬事萬物皆“有無相生”的哲理,此時銘心刻骨地凸現在心頭。


  我想,道家的哲理之所以普通百姓知之不多,道教聖地之所以比較清冷,也許和它的深奧玄妙有關。道教一再強調能一語說清的道,不是永恆的道,能一眼看透的名,不是永恆的名,生命和宇宙的奧秘需要在廣闊的天地間用心靈去感悟,非浮躁之輩所能得。


  三清山為世人提供了一個入道之門。進入三清山最高境界的玉清、上清、太清主峰,需要通過三道山門。第一道為“玄關門”,意入道之門。第二道為“眾妙千步門”,即萬物真理不能輕易獲得,有心人便可以在一路上悟到眾妙之理。第三道為“沖虛百步門”,門前門後是空虛天雲,然而最壯觀的景象就在一無所有之後。進入無邊無際的三清境界後,便能體會到造化萬物的“道”之妙玄。我這才走了一半,便已感慨萬千。相信到了玉京峰時必有一番感天動地的昇華。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