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的草堂叫什麼

紀曉嵐的草堂------閱微草堂

清代河間紀曉嵐(昀),以博學多聞著稱於乾隆間,曾總纂《四庫全書》,提要多出其手,所居曰"閱微草堂"。有《閱微草堂筆記》五種:《灤陽消夏錄》六卷,《如是我聞》、《槐西雜誌》、《姑妄聽之》各四卷,《灤陽續錄》六卷,為其晚年遣興之作。筆記中嘗談及當時寓北京虎坊橋:

丁亥春,予攜家至京師,因虎坊橋舊宅未贖,權住錢香樹先生空宅中。(《灤陽消夏錄》卷三)

餘虎坊橋宅,為威信公故第。廳事東偏,一石高七八尺,雲是雍正中初造宅時所賜,亦移白兔兒山者(見文後注--編者)。南城所有太湖石,此為第一。余又號孤石老人,蓋以此雲。(《姑妄聽之》卷一)

《姑妄聽之》卷一又雲有青桐,以蟲蛀而枯,亦指其虎坊橋宅。觀此可知紀氏於移家來京前,已有舊宅,為雍正時岳鐘琪(乾隆間封威信公)故第。但此宅究在何處,則述京中掌故者皆未能確指其地。按虎坊橋大街在前門外珠市口以西、騾馬市以東,本明代虎房遺址(房,或訛化"坊")。據陳純衷(宗蕃)先生雲,清光緒末葉,虎坊橋一帶雖已無水而尚有橋,其後毀橋修路,即無複遺跡可尋。街中路北原有翰林曹某故宅。東西兩所相連,各有大門。先大父壽夫公(錫疇)於清末購得之,住眷屬于西所,而將東所拆去重建,為會客讀書之地。其分三院:第一院門道連南房二間,西側有綠屏門通西院。北房大廳兩明一暗。庭中古藤一本,老幹屈盤,矢矯如龍,花時濃蔭滿院。第二院北房大廳三間,前廊後廈,極為宏敞。東西兩側為走廊,庭植槐柳各一棵。第三院僅北房小樓二層,上下各三間,庭中青桐一株,與前院之古藤,俱為數百年物。此所院落甚小,屋亦無多,在北京舊宅中,實不足道。第三院之東,另有小跨院,東西兩小宅相通。東小院帶廊北房三間,門道一間。東西各小閣一間,進深不過三四尺,為供佛之處。西小院則高臺之上北房三間,台下東廂房二間,均甚矮小。此小跨院即紀曉嵐故居之一小部分。其前正房數進,易主多年。辛亥革命後,僅存此最後一層,為直隸會館公產,後門在百順胡同。先大父賃之,與新建之東所相連,以放置雜物。紀氏所言湖石、青桐,當時早歸烏有,惟閱微草堂舊額,尚懸東小院北屋門上,余兒時猶及見之,後為直隸會館取去。惲公孚(寶惠)先生掌管會館事務時,每月遣長班來取租金。其後以有積欠,先生致函先祖催索,略雲:"閱微草堂後院租金,數月未付,請即擲下。"余曾寶藏此函,以存放實。雖於"文化大革命"中,與諸時賢手劄俱付劫灰,但閱微草堂故址之在此,則餘所目睹親驗,確實無疑。

30年代初,此東所房屋即讓諸他人。七七事變前,屢次易主。梅蘭芳、余叔岩曾設國劇傳習所於此,後屬名醜蕭長華,賃為富連成科班宿舍。其地即今晉陽飯莊所在。門庭如故,屋舍依然,古藤無恙。飯莊以第一院之北房為餐廳,且向後擴展,故第二層已無院落。第三院小樓亦久拆去,另建平房,惟不知青桐猶在否?東與晉陽飯莊相連者,曩為電報局,更東為一棺材鋪,此兩處即閱微草堂正房之舊址。

1979年余撰此文時,電報局舊地已屬晉陽飯莊,另辟旁門。棺材鋪舊址,為新華洗染店,虎坊橋大街更名珠市口西大街,晉陽新門牌為241號。相連之西所新門牌為243號,曾屬土產公司,今仍為民居。更西系昔之宣南飯店,現為宣武區服務公司幼稚園及中華照相館。再西乃昔之宜昌會館,頃亦為民居。今歲(1987)晉陽飯莊於原地之東,擴建新樓,所謂電報局、棺材鋪及其後小跨院之閱微草堂舊址,俱在樓基之內。滄桑迭變,故跡漸湮。幸此間老屋尚存,街巷未改,故余如白頭宮女重說開元天寶遺事,于五十餘年之後,猶能曆指其處。今若不言,後無知者矣。茲附少作一絕句於此,以終吾簡:

芳鄰猶記閱微堂,前輩風流翰墨香。
幾度海桑經世易,有誰能識魯靈光。

1987年9月修改舊稿

作者文後注:兔兒山:紀曉嵐謂其宅中太湖石,移自兔兒山。據清高士奇《金整退食筆記》卷下雲:

兔兒山在瀛台(即北京中南海之瀛台)之西,由大光明殿南行,疊石為山,穴山為洞,東西分徑,迂折至頂,殿曰清虛,俯瞰都城,歷歷可見……相傳世宗禮鬥於此……明時重九或幸萬歲山(即北京北海之瓊島),或幸兔兒山清虛殿登高。

今人張次溪(江裁)謂明代光明殿在西安門內府右街之側,原培根女學校地,舊有廢閣一,猶存官禁遺制,附近地名有圖樣山,適當光明殿之右,多廢地、巨石。圖樣山,蓋即兔兒山之音訛。張氏以今證古,與高士奇所談位址、方向均合,其說確鑿可信。

惟高氏所敘,乃康熙間情景,其時兔兒山猶在官苑之內。紀氏宅中湖石,當在兔兒山廢棄後移來。至於官苑縮小、兔兒山被劃平,究在何時,則未見記載,須別尋佐證以明之。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