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淮海路以前叫什麼路?

霞飛路
 淮海西路東起華山路,西迄凱旋路,始築於1925年,系法公董局越界所築,原名喬敦路(Jordan Road),以英國駐華公使名命名,1933年改名廬山路,1945年更名林森西路,1950年更名淮海西路。




  淮海路似一條長龍,橫臥在上海市中心區,東起人民路,西迄凱旋路,蜿蜒十餘裡。春夏濃蔭蔽道,四時鮮花吐豔,店肆櫛比多名品珍品,道路寬闊以整潔著稱。道路兩側及鄰近街弄,經典建築、名人故居、革命遺跡星羅棋佈。



  淮海路分東路、中路、西路,分別築於不同時期。其中最繁華的中路段始築於1900年,迄今正好一個世紀。



  一條路也是一部歷史。淮海路從晚清、民國到現在,跨三朝,曆百年,有屈辱,有抗爭,有迷茫,有輝煌,飽嘗憂患,閱盡滄桑。



  讓我們將這凝重而又多彩的一冊從頭翻起吧!



  淮海路是自東而西相繼築成的。東路先築,中路次之,西路最後。三段道路的修築,都與法租界有關。



  上海開埠以前,城市重心在縣城,今盧灣區及其以北、以西地區,皆為溪澗縱橫的農田,三數村落,散佈其間。從蘆家灣、淡井村(今永嘉路東段)、顧家宅(今復興公園)這些散發著泥土芬芳的地名中,我們還能依稀想像出當年的田園風光。



  1843年,依據中英《南京條約》,上海開闢為通商口岸。1844年,中法《黃埔條約》簽訂,法國人取得在上海等通商五口居住貿易、租地建屋的特權。1845年,上海道台宮慕久與英國駐滬領事巴富爾商定《上海土地章程》,上海英租界設立。1849年4月6日,上海道台麟桂在與法國駐上海第一任領事敏體尼(Louis Charles Nicolas Maximilien Montigny, 1805-1868)磋商後,同意辟設法租界,其四至為:南至城河,北至洋涇?,西至關帝廟褚家橋,東至廣東潮洲會館沿河至洋涇?東角。這是法租界的最初範圍,面積986畝。以後,上海縣城以北、以西地區逐漸城市化,但到十九世紀末,今淮海路地區仍較冷落。



  法租界建立以後,多次擴張。1898年,法租界強佔四明公所,激起寓滬寧波人強烈反抗,釀成血案。官司打到北京,經法國駐華公使畢盛(S.J.M.Pichon)與總理衙門交涉,達成協議,其中一條規定法租界當局可以在四明公所地面上開築交通上所需的道路。四明公所地在小北門外,今淮海東路東端、永壽路以西(今大境中學校址),是寓滬寧波人暫厝靈柩的地方。1900年1月27日,法租界西界推至顧家宅和關帝廟?,即今重慶南路一線。這年1月30日,上海道餘聯沅與法租界公董局總董寶昌,達成解決四明公所事件協定,言明法租界可以按照原定線路修築寧波路。寧波路即今淮海東路。其後,法租界順寧波路西進,築西江路、寶昌路,其交接處在今重慶路,東為西江路,西為寶昌路。1906年10月10日,西江路、寶昌路統稱寶昌路,是為今淮海中路。法租界有以人名為路名的習慣。寶昌為法租界公董局重要人物,從1881年至1907年連任15屆董事,其中任總董5屆。



  民國初年,法國再次謀求擴大租界。1914年,袁世凱政權以法方允許中國警探在法租界內自由逮捕人犯(實為革命黨人)等條件為交易,滿足了法方擴界要求。這年4月8日,交涉員楊晟與法國駐滬總領事甘世東(Gaston Khan)簽訂上海法租界外馬路劃分警權協定。至此,今重慶路以西、華山路以東淮海中路地區,均被劃入法租界管理範圍,城市化速度也由此大為加快。1915年6月21日,寶昌路更名霞飛路,以法國名將霞飛命名。1943年10月8日,更名泰山路。1945年10月,更名林森路,以紀念原國民政府主席林森(1867∼1943),以西藏路為界,分別稱林森東路、林森中路。1950年5月25日,更名淮海路,以紀念淮海戰役的勝利。西藏路以東部分稱淮海東路,以西至華山路部分稱淮海中路。



 


  淮海路初築時(西江路、寶昌路)均為泥石路面,後來陸續鋪設塊石。1902年起,遍栽從法國引進的懸鈴木樹作為行道樹,上海人習稱“法國梧桐”。1908年,開始行駛2路有軌電車,這路電車通行整整60年,到1968年才停駛。20年代,淮海路改建為柏油路面。1926、1927年,無軌電車、公共汽車相繼開通30年代,改建水泥路面。50年代以後,屢加修建,提高路面,加大排水功能。1960年開通26路無軌電車(今126路前身)。1992年,因營建地鐵工程,地下管線全面重鋪,並鋪設水泥混凝土路面。



  淮海路地區的開發與發展,適逢上海城市新一輪發展的機會。



  

  淮海路地區發展時期,恰巧趕上世界性建築材料革新時期。作為現代建築重要材料的水泥,以及由此而來的鋼筋混凝土普遍被用於城市建築,對於城市空間的拓展,城市景觀的改變,帶來不可估量的影響。1890年代,上海開始出現一些水泥混凝土和磚砌混合結構。1896年建成的公共租界工部局市政廳,採用的便是混凝土澆築樓板。混凝土被廣泛使用於城市建築,使得淮海路地區的建築建立在很高的起點上。1929年建築的華懋公寓,在國際飯店問世以前,是上海最高的建築。



  淮海路地區的開發與發展,建立在周密規劃的基礎之上。上海海關在1912∼1921年的十年報告中便稱,“法租界的西區是上海唯一經過精心設計的住宅區,有優質的馬路。上海的外國人的住房不足問題,可望在這個區裡得到解決。1920年前的八年裡,法租界共有歐洲人住宅423幢,而1920和1921兩年裡,就造了552幢”。 寶昌路在建設之初,便設計闊60英尺,對於人行道、行道樹都有要求。



  濃郁的歐洲風情,是淮海路地區一個重要特點。近代上海各大區域中,法租界的歐洲文化特點最為顯著。



  

  在相當一段時間裡,淮海路是上海高檔商店非常集中的地方。自20年代起,大批白俄貴族在這裡,開辦珠寶店、時裝、餐飲、百貨、西藥、酒吧咖啡館等高檔商店。僅1926∼1928年,霞飛路上新設的俄僑商店就有一百多家。到1930年代,已形成華洋雜處的居住區和商業街,有“羅宋大馬路”之稱。其中,歐羅巴皮鞋公司是上海最早的皮鞋店之一,西比利亞皮貨行貴婦專賣店,是上海最大俄僑商店,亞爾培路(今陝西南路)上1927年開張的俄國第一麵包房,是上海最正宗的俄國麵包點心商店。信誼藥房、古今胸罩公司、正章機器洗染商店、人民攝影公司、卡夫卡斯咖啡館、特卡琴科兄弟咖啡廳、義大利人所辦紅房子西餐館、老大昌麵包房均名噪一時。抗日戰爭爆發後,大批華商名店避亂遷入,諸如新光光學儀器商店、商業更形繁榮。



  幽雅的環境,高檔的住宅,發達的商業,濃郁的文化氛圍,相對寬鬆的社會管理,吸引了眾多的軍政要人、富商大賈,也吸引了文化巨匠、藝術明星和各種各樣著名人物。在淮海路地區居住的軍政要人、社會賢達,有辛亥革命領導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孫中山,辛亥革命領導人、與孫中山齊名的黃興,滬軍都督陳其美,原北洋政府國務總理段祺瑞,行政院副院長馮玉祥,國民政府副總統、代總統李宗仁,國民政府陸軍總司令、國防部長何應欽,國民黨中央宣傳部長葉楚傖,國民黨中央宣傳部長、考試院院長戴季陶,國民政府江蘇省主席王懋功,國民政府廣西、湖南、浙江省主席黃紹z眩wA裾t輊羺敓\?父?烤志殖??[槭Q?詠\觾僰wA裾tt凹妝眯憎h睢?[槭R巫詠l徹僰咩k熗浼捌涓蓋姿我觬V征嶧?Z已?臃穡4x阜蛉誦砉閆劍砟神磠侳r不帷繃{穭S悕?蠹尤牘膊簳悟翨樥T宋鋂?齲忝慰袕R嶂饗?I銜湃送蹕?w膊簳恭r祿?Z遺撕耗輳媽狄導沂?像???@?U窬麩憛楏N?奈幕aぉA野S蝠Z?殷每設澹黍雛u耙到逃?詞既恕?趕k暀@蒲著啵媽彆倚轂X琛?嶙逾?瘴牧海s纈暗佳蕁?菰痹云L~?>楻j?嫘邐摹?躒嗣饋?緣??葧X^???^?庖穡陰趼誠`帳跫腋牆刑??脊穹桑溝u野徒稹?舸鋟頡?蹺餮濉?闃揪椋甽O?衣浪濟恪?芄瘸傘?醪昹?菲滏?釔叫模|醚?宜鏌狽健?潞攙稀?跣??uㄑ?沂└戳粒筏R?倚蓯壓F祖淠觓芤斃D吧睿酗p爸泄M執曮衩楝B敝窕W?誦蚵祝杉馬^紛穻衚Fㄏ椋q靄婕藝旁[謾?膕尊、章錫琛,版本學家、書法家顧廷龍。真可謂名流薈萃,鴻儒雲集。據統計,1948年,本區花園住宅、武康大樓、淮海坊與寶康裡,共住1304戶,有1645人就業,其中軍政官員、企業主、教授、銀行經理、醫生、律師等共占49.48%。



  淮海路地區如此獨特的環境,是國內外進步政治活動家、文化人比較理想的活動場所。辛亥革命爆發後,孫中山歸國下榻在淮海路,他從臨時大總統位置上退下來以後,很長時間居住、活動在淮海路地區。1915年,反袁的革命組織中華革命黨總部設在這裡。1919年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在這裡成立。1921年,中國共產黨在這裡籌備、成立。1929年,中央研究院在這裡設立辦事處。1930年代,進步文化人在這裡活動,《魯迅全集》在這裡出版。



  優越的區位,特殊的道路,獨有的傳統,豐富的底蘊,使得淮海路地區在上海特色獨具,卓爾不凡。1949年以後,特別是1978年以後,上海市、盧灣區在城市建設改造時,注意保持淮海路傳統、特色。50年代建上海市第二百貨商店、長春食品商店、上海市婦女用品商店、六一兒童用品商店,均名聞遐邇。錦江飯店在五六十年代是極富盛名的國賓館,70年代更因中美《上海公報》而世界聞名。改革開放以後,淮海路面貌日新月異,大放異彩。上海社會科學院設在這裡,上海圖書館遷來這裡,其文化氣氛更為濃厚。90年代淮海路經過改造以後,建成一批規模大、檔次高、裝潢洋的商廈商場,或飾以古典式浮雕,或配以時髦模特,店堂寬敞明亮,商品質優價昂。二百永新,太平洋百貨,中環廣場,時代公司,新華聯商廈,雪豹商城,都是國際著名商店。一些店名也充滿歐美情調,如巴黎春天、黛麗斯、伊勢丹、南茜、麥當勞、達芬奇等。毀而複建的汾陽路普希金銅像,訴說著昨天的歷史,四季飄香的雁蕩路茶坊酒吧咖啡吧,洋溢著今天的追求。



  發揚傳統,不斷創新,淮海路正在走向更加燦爛的明天!

更多文章